<tt id="y9vr8"></tt>
            <rp id="y9vr8"></rp>

              報名熱線 18129811999

              報名地址:廣東省深圳市福田區百花二路5號百花新天地A111號

              當前位置:首頁>藝考班資訊>

              誰定了現代六弦琴的調?
              瀏覽次數:正在讀取 / 作者:admin / 更新時間:2020-10-08

              樂器是人聲的替代品,古時候人們對樂音的探索,多數是以人聲作為參考,歐洲的魯特琴和吉他系主要流傳的樂器音高更是如此,所以跟提琴和鍵盤樂器比較,彈撥樂器的音域并不極廣,卻類于人聲。



              從樂器結構來看,相鄰的琴弦,在構架層面上,張力十分相似,如果音程太大,那么必定一個弦粗,一個弦細,或者一長一短,在制作上便是麻煩。如果相鄰琴弦超過五度,那相應的把位之間的距離就不得不縮小,或者,手指要在一根琴弦上來回跑動,實則失去了多弦的意義。而相鄰的琴弦如果小于三度,變成二度,那么則跟豎琴一樣,沒有琴品的必要性。17世紀末、18世紀初的法國,曾有一個叫Diatonic Angélique的樂器,形似西奧伯尼琴,琴弦為單弦,多達16根左右,但卻是按照全音排練的方式定弦的,指板上沒有琴品或者僅有2-3個琴品。這個樂器是極其沒有存在意義的,我相信這只是當時魯特琴樂手的突發奇想而已。




              彈撥樂器在古時最大的一個作用是伴唱,伴唱通常不需要太多的音,如俄羅斯的巴拉萊卡,其實就是“定音鼓”的作用,按照舞曲的風格,在主、屬以及下屬音直接跳躍。中東的烏德琴除了低音節奏功能之外,也有導唱以及模唱的功能。游牧民族的傳統音樂簡單易上口,無論低吟還是呼喊,旋律皆不復雜,伴奏樂器的或同時模仿旋律,或擊打低音;阿拉伯音樂以說唱為主,常是級進,少有跨越五度的大跳進,他們的抖音顫音多用小二度和大二度,然后上下滑動,即便有高亢的呼叫,也是這種級進的滑音。烏德琴是無品樂器,可以最大限度地模仿嗓音的滑抖,在快速演奏中,左手總不能只在一根弦上滑動來去,且常有雙音旋律以及民族調式的和弦出現,這種情況下,琴弦之間三度、四度是對左手演奏最為舒適的音程。

              歐洲的魯特琴沿用阿拉伯烏德琴的雙弦模式,以及3度4度的定弦,從最早的四組弦到后來的六組,作曲家因器適宜,為其作曲,作品逐步流傳,因此奠定了這個樂器定弦的基礎。這種定音方式,又為現代吉他的定音做了參考。

              標準的G調文藝復興魯特琴定弦(自高到低):g′-d′-a-f-c-G
              標準的E調西班牙Vihuela琴定弦(自高到低):e′-h-#f-d-A-E (跟現代吉他幾乎吻合)
              在這里特別說明,這里的“標準”是相對的概念,是針對魯特琴的各種變體而言的。根據德國音樂學者Michael Praetorius(1571-1621)的定義,魯特琴最高的那根弦,要按照彼時羊腸制弦和制琴工藝的結合,盡可能調高。也就是說,一個文藝復興魯特琴,便有大大小小不同的形狀,可以承載不同的琴弦張力,現代的實驗證明,最高弦可以調高至d''。
              文藝復興與巴洛克交叉的時代,器樂藝術有了空前的靈感碰撞,魯特琴固有的音域太過局限,于是在瘋狂輸出低音,文藝復興魯特琴在意大利繁衍成為Achiliuto和Chitarrone兩種龐然大物,魯特琴以伴奏合奏為主,獨奏相對次要;原先的小魯特琴形態,在法國成為熱門,但是也躲不過加弦改音的宿命。

              法國人在意大利文藝復興魯特琴基礎上,在16世紀下半葉和17世紀上半葉,用了70年的時間,在魯特琴定弦上大做文章,嘗試了上百種不同的定弦方式。幾乎是每一個魯特琴家都自己調琴弦,然后作曲。在Die Lauteund ihre Stimmungen in der ersten H?lfte des 17. Jahrhunderts《17世紀上半葉魯特琴的定調》一書中有所記錄,下圖列舉30種定弦的變化,從左到右,為從第六組弦到最高音弦。




              上圖中的三十種調音,都充滿了三度和四度。所以這終究讓彈撥樂器無法脫離這個音程的命運。彼時法國人這種為演奏樂曲方便而調適琴弦定調的方式,如今也十分常見,在很多流行吉他、布魯斯吉他、夏威夷吉他的作品可以看到。法國人最終的研究成果,催生了巴洛克魯特琴誕生,以d小調作為定弦基本。巴洛克魯特琴由此成為魯特琴家族的代言人,尤其到了巴洛克后期,魏斯和巴赫以及他們門生的參與,更是以汗牛充棟的文獻,冊封了巴洛克魯特琴的定弦原則。巴洛克魯特琴的定弦為f′-d′-a-f-d-A-G-F-E-D-C-BB-AA,我們看到高音弦多采用三度定弦,其中一個最重要的原因是,巴洛克時代對于裝飾音的應用,尤其是法國音樂中大量的使用前倚音、二度先現音以及主音與三音之間的二度經過音,這些都需仰賴三度的定弦來實現。

              洛可可時代,音樂開始化繁為簡,尤其是維也納和巴黎兩個文化中心,率先擁抱古典主義音樂思潮,摒棄了巴洛克時代的繁錦,而更注重輕靈質樸簡約美觀。這讓魯特琴回天乏術,而吉他的曲線外形和琴弦精簡的特色更為受用。無論是分解和弦的多樣性還是旋律行走的邏輯性以及裝飾音的要求,都由曲作者親自書寫和指定,譜子上的信息量較為規整,使得演奏者更易學習。不同魯特琴有充分的低音可以方便演奏各種調式,吉他的作品在調式上相對局限,整個古典浪漫以及浪漫晚期的作品,都是在C、G、D、A、E、F等調里盤旋,曲目的悅耳和簡易上手,是那個時代迎合音樂風潮的首要因素,而E-A-d-g-b-e'd的定弦,恰恰給予吉他極大的方便,可謂天造地設。

              自那時起至今200多年來,六弦琴的定音再無變化,卻熬制了一鼎滋養音樂世界的雅樂金湯,獨秀仙芒。

                文章來源于西來錦瑟  作者:洛菩

              文章來源:深圳學吉他_吉他培訓_吉他教學_古典吉他|方放吉他藝術中心
              《誰定了現代六弦琴的調?》  http://www.scciw.com/article/420.html
              版權所有 ? 轉載時請您以鏈接形式注明來源!
              ?
              三级黄影片大全性爱视频 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 爱赏网